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嫡女断案:皇子你被捕了_ 第一百七十四章 只不过人心易变-

时间:2021-06-19 17:3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梵清欢小说嫡女断案:皇子你被捕了 第一百七十四章 只不过人心易变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欧阳辰逸说,“这些人生前都没有什么毛病,甚至都很健康,没有什么问题。致死的原因就是位于颈部的一个刀口,均是因为流血过多而死的。”

    这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也没有线索,死者也没有什么共同之处。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是谁,难道这杀人的惯犯只是没事杀人玩,不可能吧。

    而且按照之前太守刘大人所说的,这些人的身份也都不高,不过就是什么卖菜的,种花的。均是些市井小民而已,能得罪什么人,能有这样高的本事,专门来杀他们?事实上,这些人遇到仇杀的概率比当街被马车撞死还要低。

    市井有市井的幸福,就算是有什么不愉快,也都是绿豆芝麻的事儿,根本不需要这样狠毒的去害人性命。

    太守刘大人没有来,师爷却是跟来了的。师爷相貌平平,温文尔雅,一看就是个读书人的样子,“太子殿下,诸位,”师爷行了个礼,“您几位可看出什么来呀?我们江城是个平静的地界儿,从来都没出过这种事儿,可是这次接二连三的发生命案。”

    师爷叹气,满脸的不好意思,“哎,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人交代,现在啊,百姓都不敢出门了,这可怎么是好?我们查了几天,什么也查不出来啊。”

    “但目击到底是怎么回事?目击的是何人啊?”苏逸轩问,这是很可疑的一个点,必须要弄清楚。“那画像,又是谁画的?”

    “看见的都是周围的人,有人正巧路过就看见了。”师爷说,“至于画像,,画像是小人画的。”师爷哆哆嗦嗦的说,“虽然是冲撞了几位,可是,可是,在下是按照证人的描述画的呀。都是小的画艺不精,万望恕罪啊。”师爷为自己叫屈喊冤。

    苏逸轩点点头,“师爷莫要紧张,我就是巡例问问而已。”这尸体没有线索,想要推断出凶手是谁,看来是办不到了,苏逸轩皱着眉。

    “那他们都是家住何处,为何路过事发地点,又都是在哪里身亡的?”柳溪澜从刚刚就一直沉默,现在突然问道。

    不追究画像就好,师爷回答,“哦,这里有这些人的资料,您几位看看。”师爷递上资料,这衙门的一装照明不好,黑黢黢的。柳溪澜说看不清楚,“师爷,不知道这可不可以给我带走,回去看一下?”反正他们就住在太守刘大人的家里。

    这些东西,拿回去看也没有什么。再说了,连太守刘大人,都要让他们三分,这可是太子啊!他一个师爷怎么能阻止。就是当着他的面儿烧了也是可以。师爷连忙点头,“您几位随意翻看。”

    “咱们这就走了?”思言公主不可思议,怎么查的这么容易?而且什么都没查出来,她以为苏逸轩他们都是不查出点什么誓不罢休的个性呢。

    事不能急。“当然走了,这边查不到,查不到还查什么?”柳溪澜拉住思言公主,“咱们也都累了,先回去,明天肯定还有活干呢。”

    衙门离他们住的地方并不远,走着也就到了。

    太守刘大人的安排,他们住在同一个小院儿,“欧阳,现下还不困,烹点茶如何?”苏逸轩说,“江南初夏夜,煮茶花香时。莫叫败了兴致。”

    “不是刚刚说累了吗?现在又想起喝茶。”思言公主好奇的问,她就是担心欧阳辰逸累着,这个小思言,偏心的厉害。

    欧阳辰逸当然知道苏逸轩是什么意思,他拉住思言公主,“公主,你还没喝过我烹的茶吧?”欧阳陈逸烹茶,那简直是一绝。且不说欧阳辰逸本就熟知草药茶水的特性,再加上欧阳辰逸可是跟云顶大师见过面的,也得到过一两句点拨,跟普通人是不一样的。

    就是宫中也没有能有这技艺的。

    思言公主起先还不信,果然不久,小院里就飘满了茶香。沁人心脾,思言公主才服了。

    “这是要开个推理小会还是怎么的?”柳溪澜自言自语。

    “茶不错,说吧。谁先来?”苏逸轩笑着说。

    “我来,”原来是个游戏,思言公主来了心智,“首先我怀疑那个师爷,有道理吧?”思言公主先说了。她神采飞扬,之前没见过她对这些事儿感兴趣啊,李瑾锋默默的看着思言,一副宠溺的眼神。

    “说说看。”太子李瑾锋看着自己的妹妹,又喜欢又忍不住摇头,女大留不住,没想到她竟然对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还有兴趣,真是越来越摸不透自己这个妹妹的心思了。小时候明明蚂蚁都不敢踩死的。

    “我,我猜的啊,你们就不觉得那个师爷很奇怪吗?”思言公主刚刚还镇定的说出自己的怀疑,下一秒就告诉大家,自己的怀疑只不过是猜测而已。柳溪澜笑了,有的时候第六感也是挺重要的,那师爷是挺正常的,但是师爷的问题在于,是他画的那些画像。

    画像肯定是有问题的。柳溪澜之前没有想过,是师爷画的那些画像,她原本想着,或许是目击证人陷害,目击者想要知道他们的踪迹。可是仔细一样才觉得不对。

    这江城不对,太守和师爷真是统一战线,他们都是三王爷的人么?

    那些画像明摆着是要让他们进不了城,或者进城了就被发现,还可以加大他们查这件事的难度。

    那天他们是进城的时候被守城的侍卫拦下来的,按理说,若是要在城里搜查杀人犯,那必然是应该搜查城中的百姓,更有甚者应该紧闭城门禁止出城。

    可是这一系列动作都没有做,而是让守卫拿着画像查进城的人。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们知道苏逸轩和欧阳辰逸,一定会跟着太子来到城里。

    他们需要知道这一行人,有没有来?什么时候来,等等。最直接的就是守城的人看见他们来了,他们便来了,可是又不能让守城的人知道他们是在围堵太子一行,所以就把太子手下的两个人画成通缉犯,这样便顺理成章了。

    所以守城的兵士也是无辜,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从尸体看来,这肯定是一个人所为,但是师爷却画了两个通缉犯,”一个人向苏逸轩或欧阳辰逸倒还有情可原,可是两个人,画的都如此相似,这是巧合吗?可是这可能性也太低了点。

    “可是,这画出来总要向目击者求证才行啊!”思言公主说,“不像的话,人家不会觉得奇怪吗?总不能强买强卖吧。”

    “这可不是什么强买强卖。”苏逸轩说,“目击的人描述完了以后,师爷画出来,不管像不像,他们都会觉得有几分像,不是吗?”

    这倒是,人是很容易被自我催眠的。苏逸轩和欧阳辰逸长得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无非就是苏逸轩特别帅而已,欧阳辰逸很端正。一个相貌正常的人,画的帅了而已,很难想到底是什么样子。而且匆匆一瞥,那个影像也很模糊,很容易被误导的。

    师爷还说自己画工不行,其实难道不是师爷画工太好了?

    “太简单了,没想到查案子这么容易,”思言公主有点激动,脸上红红的,“那咱们明天叫刘太守,把那个师爷抓起来,他肯定是同伙,打他一顿,咱们就知道啦。”思言公主说。

    太子李瑾锋噗嗤一声就笑了,“打一顿?小思言,亏你叫思言,三思而后言语啊!要爱民,就是怀疑也不能屈打成招,知不知道?”爱民爱民,思言公主翻了个白眼,喝茶,不理他!

    柳溪澜也摇了头,“不能抓他,跟爱不爱民无关,这是不能打草惊蛇。”她说,“再说了,抓他一个师爷有什么用处?”

    而且当个太守也有问题。柳溪澜把他跟苏逸轩说的事儿跟大家一说,太子立刻就明白了,当时他就看柳溪澜和苏逸轩的表情不太对,只不过是碍于有人在场,没有好意思问罢了,“这么说来,他们是想害本宫?”

    “若真是想害你,你已经被晕倒了,怎么不能直接杀了你?”欧阳辰逸说,“完全可以把罪责全部推到这次的杀手组织或者这次的连环杀人案上面去,再不济推到刘玉湖身上也行。肯定不是想杀你的。”

    “那这究竟是为什么?”太子李瑾锋不解。

    “我觉得是因为摇摆不定。”柳溪澜大胆的猜想,现在恐怕朝上想杀太子的就是三王爷李情书了,还有他的幕僚们,比如成家,比如七杀殿。可是,这刘太守不一样,他可能早年受了三王爷李擎书的恩惠,想必早早就投在了三王爷的帐下,“只不过……只不过人心易变。”

    人心易变?太子李瑾锋问。

    是啊,三王爷李擎书后来无心经营江城,刘太守仕途不顺。不过这也不是三王爷里李擎书的错,他一个王爷,哪有空去管朝廷用人什么的。

    三王爷李擎书就是想提拔拉拢刘太守也是有心无力,也没法许人家什么高官厚禄。所以一来二去也就荒废了,刘太守是个唯利是图的人,三王爷李擎书也不能给他足够的好处,这时候太子李瑾锋来了,他自然想要寻求太子的信任,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个机会。

    哪边能让他仕途亨通官运畅达,他就是哪边的,所以才不害太子。

    他要是七杀殿的人,太子早就没命活了。

    “所以刘太守是在观望。”太子说,“这等小人。”

    “殿下莫急啊,小人好利用,您别太有正义感了。”苏逸轩说。首先一条好处就是殿下在这里,想必是不会遇到危险!刘太守就算是为了自己的仕途亨通,也不会让太子遭遇险境,那刘玉湖恐怕就是用来拉拢太子的而已。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